企业文化
首页
>企业文化>企业文苑

大路通陕北

发生在中铁二十局黄蒲高速公路上的故事

作者:牛英?姚政军 时间:2020-07-05 浏览次数: ?【字体:

听了中铁二十局黄蒲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李选利董事长的一番话,笔者浮想联翩,脑海里记得最全的只有六个字:“讲好黄蒲故事”,因为这与笔者此行有关。曾经从事企业宣传工作多年后早已转行,此时重操旧业,倍感压力。

写文章得有灵感,找灵感必须到现场去,到故事的发源地去。

2020年6月18日上午,越野车从渭北高原蒲城县的黄蒲项目公司驻地出发,几分钟后来到“蒲城东”入口,进入G65E榆蓝高速公路,司机老刘一脚油门踩下去,车速瞬间飙到了每小时100公里。

“咱们的管段就从这个收费站开始,到白水的32公里去年底已经建成通车,到黄龙的48公里正在建设,计划今年底通车……”,同行的中铁二十局黄蒲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张文弓副总经理饶有兴趣,一路上从工程建设过程、运营效果、沿线旅游景观,一直说到人文历史,名人轶事等,因为信息量太大,笔者启动大脑快速过滤和筛选,也只记住个大概。

听得出来,张副总经理博学多识,但说起项目前景来,显得特别低调谨慎,生怕说多了吹个“气泡”收不回来,而笔者却想了解更多的情况。

行驶在本单位自己投资建设、自己组织施工、自己管理运营的高速公路上,笔者感到热血沸腾,“脑洞”大开,想象力也超常的丰富,心里这样想:中铁二十局真的很“牛”,这一步迈得实在好!过去修建高速铁路、高速公路、民用机场无数,却没有一项是自己管理运营的,现在既然能投资管理运营高速公路,将来是不是也可以投资管理运营高铁和民航啊!

说真的,笔者加入中铁二十局走南闯北修路大半辈子,在本单位的高速公路上驱车行驶,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敢于借题发挥,拓展上述想象力的,大概也只有所谓的“文人”了。俗话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往往很“骨感”。发生在黄蒲高速公路上的故事,就是理想与现实强烈碰撞的过程,令人欣慰的是,中铁二十局在这次碰撞当中置之死地而后生,表现令人敬佩。

山重水复  路在何方

几次守候在中铁二十局黄蒲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二楼及五楼走廊里,为的是能够抓住机会与董事长兼总经理李选利、常务副总经理荣新建等领导班子成员“拉上话”,但每次不是“铁将军把门”,就是主人步履匆匆刚要出门。这也难怪,眼下黄蒲高速公路建设正与时间赛跑,每个人都必须高效率的工作,当领导的更忙碌。

零碎而海量的信息汇聚脑海后,“黄蒲故事”的“开篇”基本成型,浓缩后用八个字即可概括:“两度受孕,一朝分娩”。笔者之所以想到了用一个生命的孕育过程来形容一个BOT项目的前世今生,是因为黄蒲高速公路曾经两易其主,当初的投资人并非中铁二十局,而是另有他人。

故事最早可以追溯到七年之前,2013年的春天,一则重大消息从北京传来:国家调整经济政策,鼓励民营资本进入国家基础设施建设当中。于是,各地政府立即响应。当年4月30日,陕西省发改委下达一纸批文:由渭南市政府牵头,会同延安市政府通过向社会公开招标,以BOT模式确定黄蒲高速公路的社会投资人。一时之间,众多民营企业跃跃欲试,经过激烈的投标角逐,国内两家知名的民营企业胜出,组成联合体成功竞标,签订了建设施工总包合同,然而,当他们踌躇满志施展身手时,哪里知道,第一次吃“螃蟹”就陷于吞之难咽、弃之不甘的尴尬境地。

工程开工不久,原计划的融资渠道遇到变数,资金断链难题自始至终困扰着他们,加上其它客观原因,工程干干停停,停停干干,四年过去了,沿线老百姓还是一脸的懵逼,用公司驻地旁边一位市民的话说:“那几年额天天睁大眼睛看,一直没啥进展,最终留下个烂尾工程!”。

2017年9月,渭南市政府果断收回该项目,公开招标选择新的投资人,中铁二十局凭着良好的社会信誉和雄厚的企业实力,牵头与新余铁建广融投资合伙企业组成联合体竞标,一举胜出,成功中标该项目,并于2018年3月和6月分别签订了投资建设协议和运营特许经营权协议,合同约定,以中铁二十局主导组成的联合体自己投资(筹资)建设、自己组织施工,自己管理运营30年,期满后无偿移交地方政府。

于是,黄蒲高速公路,这个在三秦大地上较早诞生的BOT新生儿有了“再生父母”,中铁二十局取代原投资人,进入当地政府和沿线百姓的视线。由李选利董事长兼总经理挂帅注册成立的“陕西省黄蒲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挂牌登场,数百名精兵强将驻扎渭北高原,数百台机械设备开进现场,寂静中沉闷多日的工地重新沸腾起来,省市政府和沿线百姓对这一“县县通” 民生工程翘首以盼,寄予厚望。当然,其中不乏有人捏着一把汗:“这拨人行吗?”

历尽坎坷  终成大道

对于以李选利董事长为首的黄蒲公司团队来说,同为第一次“吃螃蟹”,他们玩转这个“BOT”并不比前一拨投资人轻松洒脱,只不过遇到的困难和困惑属性有所不同,但也同样棘手。也许是当“施工方”当习惯了,第一次当“业主方”不适应,工作刚刚开展,很多疑难问题就让他们始料不及,吃尽了“陌生苦”,跑够了 “回头路”。

“首道难关当属报建手续,当初是老虎吃天,无处下口,业务员走出大门,却不知道往哪走,该先找谁办”,分管报建的副总经理张选如是说。后来跑熟了才知道,搞BOT高速公路项目,最紧迫的工作当属报建手续,前期报国家部委、省级部委审批的有十多项,每项报批都要准备若干支撑资料,取得这些资料则需要大小配套手续数百个,每个手续都需从下往上找,村、镇、乡、县到省、国家部委等,少一个公章都办不了。

在报建攻坚阶段,从董事长李选利到公司相关业务人员都毫无经验,只能“摸着石头过河”,村里乡里盖章,发现主办人员不在,没关系,蹲守。跑到省里甚至北京报批,却发现手续不全,立刻折回来补办。历尽艰辛,终成正果,等手续办齐了,“门外汉”也练成了“专家”!

接下来遇到的难题是资金问题,尽管投标前各方对黄蒲高速公路的“资金链”做过充分论证,公认为可行,但在运行当中却“掉了链子”, 各种“意想不到”接踵而来。项目开工后,恰遇国家调整融资政策,最直接的影响是股东成员新余铁建的资本金无法合规进入黄蒲高速公路公司账户;因报建手续迟迟没有办完,原定的银行贷款计划无法落实,剩下的资金来源渠道只有一条,企业在投入资本金外无限量增加垫资,其风险谁来承担呢?

“资金问题虽难,却是暂时的,随着报建手续的完成,银行贷款如愿到帐,最致命的是国家‘蓝天工程’的实施带来当地砂石料场的关停,让整个黄蒲高速公路成了无米之炊”。对于建筑施工行业来说,国家任何一项关联政策调整,都会带来暴风骤雨式的震荡,李选利率领的黄蒲公司团队也不例外。

没有砂石料,整个工地面临停工,“退场”谣言一度在个别员工中悄悄传播,悲观情绪象传染病一样在参建队伍中扩散。“咱中铁二十局既然揽下黄蒲高速公路这个瓷器活,就必须拿出金刚钻,遇到困难就退缩,央企的信誉何在,咱这些人的脸面何存?”应了那句古话: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关键时刻,李选利董事长的态度不但让黄蒲团队员工精神振作起来,也让地方政府官员深深感动。

于是,“一条腿”走路变成了“两条腿”走路,他们一边花高价从邻近省份购买部分砂石料保证重点工程施工不停,一边积极主动,奔走呼吁,从项目公司领导到渭南市政府、省交通厅“一把手”共同出面,向相关方如实陈述停工待料可能造成的不良后果,还借助国家领导人调研的机会反映情况。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2019年6月,当“黄蒲高速公路专用石料场”打开绿灯时,整个工地立刻迎来了大会战的春天。

黄龙到蒲城高速公路,全长80公里,概算总投资约75亿元,设计5个收费站,2个服务区,1个停车区,所经之处山梁起伏,沟宽壑深,高墩长桥、长大隧道密布,但对于久经沙场、修路建桥无数、技术实力雄厚的中铁二十局能工巧匠来说,这项工程只能算“小菜一碟”。但是,这条线出自关中,直通陕北革命老区,政治意义深远,它是地方政府乃至中央领导重点关注的“县县通高速”民生工程,老区要“消贫”,就必须打通“最后一公里”,其紧迫性不言而喻。

2020年2月13日上午,位于西安市太华路89号的中铁二十局机关秘书处同志正在和往日一样忙碌。“滴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声响起,门口保安报告:“一拨人点名要见董事长邓勇”,等问清缘由后,大家喜不自禁。来者是陕西省交通厅厅长杨育生,此次带着他的全部“班底”以及渭南市领导专程前来表达感激之情:“黄蒲高速公路首段蒲城到白水32公司在很短时间内建成通车,中铁二十局员工付出了很多艰辛,创造了陕西公路建筑史上的奇迹,特来表示感谢!”。

路漫漫  其修远兮

“咱是从别人手里接下的 ‘烂尾工程’,短时间能扭转乾坤,首段32公里通车,既为当地政府争光,也为普通百姓造福,还有啥比这更值得颂扬的?”

当团队中有人为小胜沾沾自喜时,董事长兼总经理李选利一盆冷水迎面泼了过来:“咱们是央企,不是慈善组织,钱投进去了,就要管好用好,让它产生效益,如果投资收不回来,给中铁二十局挖个大窟窿,在座的可都成了历史罪人啊!”

李选利的警示并不是没有道理,从事财经工作多年,他深谙“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这句广告提示语里面的含义,尽管中铁二十局在投标接手黄蒲高速公路之前,对征拆补偿、设计检测、建设施工成本、运营维护成本、投资回报率等“经济账”算了又算,对与股东的合作模式、与原建设单位的交割、遗留问题的消号、建设运营当中的风险管控、未来市场的拓展空间等“政治帐”反复评估、论证,其可行性方案得到省、市及上级主管单位中国铁建的一致公认。但是,笔者明显感觉到,这个团队的领导班子头脑非常清醒,忧患意识无时不在。
  此后在与几位班子成员的深度交流中得知,蒲城到白水段按照预期实现通车目标后,剩余黄龙至白水48公里能否在2020年底建成通车,这是陕西省委年初对三秦父老许下的承诺,更是对中铁二十局“黄蒲战队”的又一次考验,  因为它直接关系到大陕北“消困”目标的实现,备受中央及陕西省各级政府的的高度关注。按照李选利董事长开会作动员时的话说:“黄蒲高速公路已经由昔日的‘讲经济’上升到‘讲政治’的高度,咱们没有退路,只有拼劲全力最后一搏,就是掉皮掉肉咱也不能‘掉价’”。

2020年的疫情耽误工期的两个月,剩下的10个月里必须完成35亿元投资,尤其承担土建和交通安装工程的二、四、贵州公司压力更大。为打赢这场硬仗,从6月初开始,陕西省交通厅、中铁二十局、参建子公司均成立工作组进驻现场,主管领导亲自蹲点,优化方案、调配资源,层层包保,弥补疫情造成的欠产。经过全体参建员工的昼夜奋战,各关键控制点正在按照节点目标快速推进。正如郭沫若的《满江红》开头句描述的那样:“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看到全线轰轰烈烈的大干场面,任何亲历者都有理由相信,在这支“铁军”面前,没有冲不过去的险滩,没有实现不了的目标!

故事记述到此,笔者想起了屈原的两句名诗:“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结合《离骚》全诗理解,该句的大意应该是:尽管道路又窄又长无边无际,只要我们百折不挠,不遗余力地去追求和探索,就一定能够寻找到心中的太阳。中铁二十局“黄蒲战队”的未来何尝不是这样呢?

中铁二十局正在加紧突击石堡川河特大桥

中铁二十局员工在为过往车辆收费服务

集团简介
联系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