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化
首页
>企业文化>企业文苑

走过冬天更爱夏天

作者:牛英 时间:2020-07-05 浏览次数: ?【字体:

鱼肚色的晨光穿透薄雾,从窗帘缝里射了进来,慢慢挑开我那干涩而沉重的眼皮。再次打开手机,屏幕上方最显眼的阿拉伯数字显示,凌晨四点半,距离医院正常上班时间还差三个多小时,这个冬天的夜太长了。

闹腾了一夜的小孙女牛菀清总算安静下来,那均匀的呼吸声表明,她已经完全熟睡。与往日睡觉头脚方向颠倒的随意睡姿不同,这天晚上似乎有点儿“小鸟依人”,头枕奶奶胳膊,双手紧紧抓着奶奶的睡衣,即使睡着了也没松开。

这是一个十分难熬的夜晚,二十个月大的孙女儿已经间断性发烧三天,家人们在手忙脚乱中不知所措。“你看这亲戚过来串个门,遇上该死的‘新冠肺炎’疫情,娃娃生了病也不敢出门检查,唉!”亲家母边埋怨边叹息。亲家公闷不作声,抽出一支烟去阳台点上。

陕西兴平的疫情防控越来越严,小区不能进出,医院里更不能去,因为那里是人口密集区,传染风险大,再说疫情防控都到这个程度了,“好人”谁还敢上医院啊?

此前孩子的爸爸妈妈正好去了外地,因为封城堵路没办法返回来,奶奶就成了这个弱小宝宝的挡风墙、遮雨伞、护花神。小孙女本来活泼好动,平日里睡觉前一般先跟大人玩玩“骑老虎”,或者爬下床去到客厅窗帘下面捉会儿“迷藏”,等玩累了爬上床,一觉能睡到第二天八、九点,唯有在生病或者梦里受到惊吓时,才表现得十分娇脆,妈妈在家时她会哭着帖妈妈,妈妈不在身边就哭着帖奶奶,其他人一律不得近身,今晚更是如此。

宝宝哭个通宵,四个大人都没捞着睡觉,个个身心疲惫。此时乘着宝宝睡着,能迷瞪一会儿就多迷瞪一会儿。回想起三天前我那个错误的决定,不但让小孙女遭了不少罪,也让家人吃了不少苦,很是感到自责,整晚睡意全无。

“疫情当前,尽量不要出门,能在家里搞定的事儿尽量在家解决,不要出去冒那个风险!”就在孙女儿刚刚发烧那天,我提出这一建议,家人都没有反对。于是,大家开动脑筋,尽其所能去搜集幼儿“养生保健”信息,把平时微信圈里看到的、亲朋好友中听到的、眼里见到的退烧“妙方”都用到了小孙女身上。

湿毛巾冷敷娃的额头不成,肚脐眼上粘药棉,“冷敷贴”粘脖颈,生姜水泡娃脚,但平时乖巧的孙女儿,自从此次生病后,像变了个人儿似的,完全叛逆起来,上述每项措施她一样也不配合,必须同时摁住手脚强制进行,最残忍的则是几个大人一起上手,掰开娃的小嘴巴硬灌汤药水,哭声会被“咕嘟”“嗯嗯”声压下去……。

各种“土方”“偏方”几乎都试了个遍,小孙女在挣扎中哭喊声一阵儿接着一阵,最终结果还是“隔年的黄历———不管用”。宝宝的体温升了降,降下去重复又升不说,还把娃的肠胃折腾坏了,吃什么吐什么,喝什么拉什么,这是我所万万没有想到的。

“娃的体温一会儿高一会儿低的,还出现上吐下泻,怎么跟手机短信里说的‘疑似新冠肺炎’症状一样啊?该不会是……”爱人把后面的半截话咽了回去,因为她不敢往下想,说出来万一变成事实,家人也承受不起。

我茫然四顾不知所措,四个大人目光相对,他看看你,你看看他,没有一个人去接爱人的话茬,屋子里沉静得让人窒息,仿佛整个空气都被这可怕的猜测所凝固。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家人们终于做出了最艰难的决定:天亮后带娃去医院做疫情排查,即使娃真的得了新冠肺炎,全家人一起跟着去“隔离”, 天塌下来豁出去面对!

犹如这鼠年正月初十的“倒春寒”,一走出家门就感到透心的凉。小区门口摆着一张桌子,来自街道办、派出所和物业公司的数名工作人员立于桌后,他们有的全身着防护服,有的面带大口罩,个个都把自己全身裹得严严实实,有体格瘦弱一些的,若不说话你甚至都分不清男和女,这样阵势的“疫情监控站”,我还是第一次见。

看到医院门诊楼前那道彩条旗拉起的“分界线”和引领病人的“白衣人”,我立刻想到了《聊斋》故事片中的“生死桥”,仿佛从“桥”上走向“发热门诊”的是要去“阴间”,从里面返回来的才能 “还阳”。

在一个门厅走廊临时隔出的 “发热候诊室”里,排队候诊的人不算多,有怀抱小孩的夫妻,也有晚辈搀扶下的老人,虽然口罩遮住了每个人的脸,但从眼神里也能看到他们的焦虑。其中一位老人忍不住咳嗽了两声,众人立刻投去惊恐的目光。

在焦急不安中等待大约四十分钟后,护士送来了小孙女的验血报告,值班医生迅速从打印机里拉出诊断结果:“急性扁桃腺炎”,至此,全家人悬着的心才重新放回肚子里面。返家的路上,家人分析宝宝患病原因——初到陕西,水土不服,风寒感冒所致,并无大碍,但这个高烧发生在特殊时期,却委实让家人虚惊了一场。

哲人说:不经历过严冬寒天,你就无法感受到夏日的珍贵。时隔半年后的今天,国家早已取得了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全面胜利。迎着6月初的夏日骄阳出行,乘坐航班转高铁赶往中铁二十局陕西黄蒲高速公路建设工地,沿途发现,昔日那种街头巷尾处处布点设卡、防控人员“戒备森严”的紧张景象早已不复存在,人们的生活已重新恢复到往日的轻松状态,出门前的些许担忧一扫而去,心情格外舒畅。

尽管出发前我所住的青岛还在“犹带口罩半遮面”,但来到蒲城后,发现人们已经完全摘下口罩,自由呼吸新鲜空气,大街小巷所有酒店饭馆商户以及瓜果摊位早已正常营业。

傍晚漫步街头,不但有大妈们扭着屁股在跳广场舞,也有年轻姑娘小伙们撒起欢来踢“鬼步”。在一处商铺前,见到两位老者“棋逢对手”杀得正欢,回到驻地,听到附近街边的烧烤摊甚至营业到凌晨两点……。

眼前的祥和太平景象与数月前本人遭遇的那场虚惊形成强烈反差,于是,记录这段经历的冲动促使我打开电脑,敲下这段粗糙文字,结尾时脑海里自然而然蹦出一句话:“只有国泰才能民安”,过去觉得这是一句生硬的政治口号,今天却是我最真切的内心感受。

集团简介
联系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